【我和妈妈的亲身经历】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妈妈的亲身经历】

我和妈妈的亲身经历字数:7681首先我非常感谢我的妈妈,是她让我减轻这方面的压力。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由于在网络上看到和妈妈有过亲密关系的很多,自己也想说出来一吐为快,我文化不好请多包涵,绝对是真实的事情,也请各位嘴下留德,不要乱讲。

先介绍一下我家的情况,我家是农村的,家里有四口人,有个姐姐比我大三岁,我爸爸在外地做销售工作,一般两三个月才能回来几天,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从小都特别宠爱我,听妈妈说我四岁多才断奶,那时我胆子特别小,从小就跟妈妈睡。

家里共有两座房,在一个独立的院子里。

一座堂屋三间,妈妈睡东间,我现在睡西间,中间是客厅,中间的门是用布帘挂的,没装门。

还有一座东屋也是三间,主要放粮食和杂物,靠近南边一间姐姐原来住,姐姐去年出嫁了。

那时小一般姐姐住堂屋西间的小床,我和妈妈住东间的大床,平时爸爸也不在家,那时对爸爸感觉很陌生,每次来家也就待上几天就走了,爸爸来家时一般姐姐睡东屋,因为我胆小不敢睡一个屋,我睡堂屋的西间,就是这样也要妈妈等我睡着再走,每次都希望爸爸赶快走,我好再和妈妈睡。

印象当中是在我10岁多时,是中秋节,那次姥姥在我家住,刚好爸爸回家团聚,爸爸还给我买了很多玩具,我姥姥是睡在东屋的,晚上睡觉时,我也不愿意和姐姐挤着睡,妈妈说了我几遍我都不走,可能是姥姥在妈妈也不好意思紧吵我走,没办法只好让我和他们睡,本来平时还看会电视的,但是妈妈说你爸坐车太累了要早点休息,我那时光顾得玩玩具了,也没心思看电视,倒是姐姐不是很愿意的去睡了。

睡时我是和妈妈睡一头的,不是一个被窝,她和爸爸是一个,妈妈一直不让我讲话,好让我睡觉,我抱着玩具还是有点兴奋。

就在我快要迷糊时,妈妈轻轻叫了我几声,迷糊当中我也没作声,这时妈妈慢慢的起来移到了爸爸那头,由于被子来回一动,我也就醒了,由于很怕爸爸,我也没敢作声,妈妈一过去俩人就紧紧抱到一起了,并拌有喘息声,我那时也知道一些大人的事,也不敢动,一会儿床开始晃动起来,妈妈也开始小声哼哼起来,因为我睡在里头,她们睡在靠窗户那头,透过月光我在里头看到爸爸扒在妈妈身上动着,我当时还奇怪,爸爸动一会儿还停一停,等会儿又动,那时候以为是累了(现在知道那是爸爸快射精了才停下的),没多久爸爸就喘着气趴在妈妈身上不动了,我以为妈妈很快就会过来的,但是沒有,妈妈和爸爸又开始小声说起话来。

,妈妈还在爸爸身上来回摸着,没过多久妈妈开始坐到爸爸身上,轻轻动起来,现在想来是爸爸很久没作爱,没控制好,妈妈又沒满足,渐渐的还听到手拍水的声音(千真万确),那时天气也很凉爽,那个薄被子早跑到旁边了,所以听得非常清楚,后来妈妈又躺在下面,腿伸的直直的,两脚上下还在我身边乱弹,爸爸在上边快速动着,妈妈的手也用力搬着爸爸的身体。

这是我第一次看(听)到她们作爱,印象非常深刻。

那时他们的性欲很强,在我爸来家的三天里,晚上床都要晃一会儿。

爸爸走那早上(每天五点多只有一班车从村头过),我明显看到妈妈哭了。

过了好几天才恢复到平时的状态。

这两年期间我还发现一个秘密,因为我平时爱在家里乱翻东西,我在床里边靠近墙的位置,棉絮下面有个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个长圆形的红薯用卫生纸包着,红薯上面明显有一层干了的亮油,这一点我印象非常深刻。

后来我姐姐上高中了,因为她学习好在县中学住校上学,每一个星期回家一天。

我也考上了我们乡初中,我也学会了手淫,小学以前和伙伴们玩过下面,那时还不能射精,也不是很舒服,我们还和一个邻居女孩在一起过家家,也像大人一样扒在身上动,但肯定没有插入,扒开看过倒是真的,红红的肉缝,都没有长毛。

初中以后慢慢下面开始长出细细的毛,初次手淫是在看了***后,下面硬的很舒服来回动了几下就射了,不过很稀像水一样。

从此我就迷上手淫了,上初二时我开始注意妈妈了,偷看妈妈的内裤,还有妈妈月经时厕所带血的卫生巾,每次看到都会手淫。

有时梦遗到裤头上,慢慢妈妈知道我的生理现象后,就叫我睡西间。

那时我晚上还要写作业,都是在妈这间写,伏在床边的桌子上写字,妈妈都是在旁边做些家务活,有时困了就先睡了,夏天妈妈睡时下边就穿裤头,上面是背心,这期间我开始看妈妈了,都是偷偷的看,妈妈睡着后才敢大胆的看,开始也只敢看,当时对妈妈下面非常着迷,很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有时妈妈穿的旧裤头中间很松,可以看到毛毛漏出来,时间长了胆子也大起来了,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就用手轻轻的把中间的布挑开一点,看到里边有很多毛,再往下看是两片肉突出来,我的心怦怦直跳,不住地咽涂抹,心里激动的不行,很快我就射了一裤。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下面的样子,其实由于光线太暗,也没十分的看清,射了以后也清醒了,赶快就会西间睡了。

这样我每天都故意写的很晚,妈妈还一直夸我知道用功学习了,后来只要看到妈妈穿那条旧的内裤,我就忍不住掀开中间的部分看,由于光线不是很好,后来我就把家里的手电筒拿来照着看,那次终于看到妈妈下面的样子了,妈妈的***很多,但是都是在阴道的上面,阴唇周围几乎没有***,那两片的颜色是褐色的,这时我一般会把手电筒横放在床上照好,一只手挑着布看一个手手淫,我身体是半趴在床上的,也不敢脱自己的内裤,都是在里面手淫,通常都是射在裤子里,也不敢天天换,都是湿着穿在身上的。

后来发展到用手轻轻的摸那两片阴唇,用手指轻轻的往里抠,当时我的手都是颤抖的,那时不知道里面的结构,以为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洞,两边感觉很滑,由于我紧张的要命,身体跪很僵硬,不小心把手电筒碰到了妈妈的腿,手电筒是铁的有点凉,一下就别妈妈激醒了,妈妈忽的就坐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的手也从妈妈的下面抽了出来,手电筒还是亮的,妈妈看了我一眼,我也不敢和她对视,这时她也没说什么,就又躺下了,我也没心再看了,手电也没拿就跑到西间了,第二天也不敢看妈妈,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一连三天我也不敢碰妈妈了,其实第二天妈妈就穿上秋裤睡了,可能是热的缘故,两天后妈妈又恢复原来的内裤睡了,由于我几天没有手淫下面真的是很难受,其实后来我想反正是发现了,妈妈平时又非常的宠我,宠我的的原因其实是我爷爷有两个儿子,但是叔叔家生了两个闺女,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孙,在我们农村只能生两胎,然后就要结扎的,妈妈和婶婶都做了绝育手术,妈妈觉得很是光彩,我自然也被宠的很厉害,从小姐姐和妹妹们都不敢欺负我,特别是爷爷、奶奶更是护的厉害。

平时最不怕的就是妈妈,只要我想要的玩具什么的不给我买,我一般就把正吃的东西一摔,在地上打滚的哭,这时妈妈绝对是满足我的要求。

每次都是写完作业,我又开始摸索起妈妈来,每次都是以手淫结束为止,才去睡的,那时也没想妈妈到底醒了每有,反正还是小心翼翼的去摸,其实那时我对妈妈的***不感兴趣,从小我以经见的多了,只是用指头在下面往里面抠,还会闻一闻手指,不过后来感觉妈妈的里面很湿,手指上常带出来白白的东西,像沾书的糨糊一样。

妈妈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反正当时也没太注意妈妈的表情,光顾自己舒服了。

不过后来几天我又在床里边靠近妈妈枕头旁铺底下面,发现了一个胡萝卜,用卫生纸包的很严实,这次没用塑料袋装,我也没敢动又恢复原状的放了回去,这时我已经知道妈妈是用它来Z·W的,那时我也没特别的想法,觉得这样已经非常满足了,其实14、5岁的年纪性欲那时相当的强烈,有时一天可以手淫五六次。

慢慢的我手淫后,就在妈妈的旁边睡了,天气热也不用盖。

记得那是我初二期末考试的前几天,由于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学习的又紧,我一连好几天都没精力在去摸妈妈了,自然也没有手淫了,记得是在考试的前两天,由于马上就要考试了,老师也没布置太多的作业,我的成绩不是很好,我就想用纸片抄一些平时不太会的公式等等,就又写的很晚才睡,记得那次我也是直接睡在妈妈身边的,半夜里感觉一阵快感袭来,我快感一过马上就醒来了,这时我也不敢动,因为这时妈妈的手正握着我的下面,裤头也被推到弹弹以下,妈妈的手也慢慢离开了我的身体,也不知道在那找的纸在我身上轻轻擦起来,又在自己的身上擦起来。

大家都知道刚射的精液是很粘的根本就擦不下来,可能是妈妈也感觉到不舒服,就把自己的内裤脱了(后来分析是妈妈自己想手淫时,刚好碰到我鼓起来的下身,不自觉的套弄起来,精液又射的到处都是,还有可能就是自己阴部的水打湿了内裤,反正后来和妈妈说起时妈妈就是不承认她碰过我),又慢慢来往上提我的裤子,妈妈的手自然又碰到我的下身了,这时我的又翘了起来,妈妈的手触到后马上弹了回去,也不给我提裤了,我硬的不行,反正我想你也摸过我了,我的手直接就摸上妈妈的阴部了,妈妈的阴部湿漉漉的,阴唇周围都是粘液,由于妈妈没有穿内裤,反正那两片跟平时不一样,分得开开的,根本不用手去掰开,妈妈也是一动不动,我就用手扣了起来。

我这时下面硬的不行,感觉妈妈也不动,但我知道她肯定没睡,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就轻轻的脱下自己的内裤,向妈妈身上伏下来,一只手按在妈妈身体两边,另一只手去摸妈妈的阴部,自己的下体向妈妈的阴部附近挺进,当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脏跳动的很厉害,就是不能突破,手都来回换了几次了,就是不能插入手指进入的那个洞,我想去用手去推妈妈的腿,想让她分得开一些,这时我才感觉到妈妈的腿已经分得很开了,刚才只顾往里插了,也可能是妈妈的动作很慢,反正是我一点也没感觉出来,就是这样也不能进入,两个手指头倒是都掏过来了。

我正在没有办法又不愿意放弃的时候,感觉妈妈的手轻轻碰了一下我的下面,她的腰也在同时扭了一下,我一下就进入了一个别样的洞天,身体也随之贴紧了妈妈的身体,嘴里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妈」,当时感觉像腾云驾雾一样,比自己手淫不知道强烈几万倍,下体感觉就像进入一个很热的岩洞,根部能感觉到妈妈阴唇的束缚,就这样我趴在妈妈身上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慢慢的心情不那么激动了,但是感觉妈妈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腰轻轻的动了动,用膝盖轻轻的抵了我腰一下,我随着妈妈腰的晃动,一下知道了其中的奥妙,几年前爸爸趴在妈妈身上来回动的样子一下让我想了起来,况且小时候过家家也要来回动的,真是事到人迷啊!知道要领后我就开始作前后冲刺起来,不怕大家笑话,没过三分钟我就有一种被抽身子的感觉,根本就无法阻止一样的喷发出来,我伏在妈妈身上大口的喘着气,感觉像散架一样,妈妈还是没有动,不过心跳的也很厉害,过了一会感觉我下面就要滑出来时,妈妈一下把我推了下来,感觉用什么东西垫在了身下,我也被亮到了一边,很久妈妈才小声说「去你那屋」,这是我和妈妈自始至终说过的一句话。

我也没穿衣服就走回西间,到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我醒来时枕边有个干净的内裤,后来妈妈告诉我之所以让我走,一来是实在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儿子,感觉对不起我爸,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我刚才射进去的东西也在流出来,她也没办法在我跟前去擦拭(这是我猜的)。

中午回家吃饭时妈妈专门从镇上买了鱼给我顿的吃(虽说生我的气,但毕竟是疼我的,她也知道我得了甜头晚上肯定不会罢休,况且又要考试了),晚上我也没有作业,睡觉时我还是赖着不想走,但是也不敢上床,可能是因为第二天就要考试了,妈妈怕我熬得太晚,就让我上床了,她这时站起来把玻璃和窗帘都关了起来,向外间走了出去,我正纳闷,听到西间的窗户也关了起来的声音。

这时妈妈走了过来,把桌上的台灯也给关了,就躺在了床沿边,我也不敢去碰妈妈,过了好大一会感觉妈妈轻轻的向里边移了移,我也轻轻向妈妈那边移了移,一翻身就把妈妈抱住了,我刚要去拉妈妈的长裤,妈妈把我的手推开了,他自己欠欠身脱掉了,我趁机也脱了衣服,妈妈上身的圆领衫没脱,妈妈在家一般都不带戴奶罩的。

后来我还发现妈妈不用蜕外边的的衣服都可以从里面把奶罩拉出来,这时我又趴在妈妈身上,妈妈把腿也曲了起来自然分开,我刚要用手指去找那个洞,就被妈妈的手打掉了,还是她用同样的方法进入了她的里面,销魂的感觉一下笼罩过来,我还是快速的动作着,很快就射了出来,妈妈轻轻把我推下来,马上把内裤穿了上来,并在里面垫了一些卫生纸,又撕了一些卫生纸丢在我身上,也没作声,我知道那是让我自己擦的,这时才注意到我下面粘乎乎的,一直到弹弹上都是粘液,我摸到纸自己开始揉擦起来。

这时听到妈妈小声的抽泣起来,我很害怕,连着交了两声妈,妈妈这时把我抱住,说:「你叫我咋活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妈妈,我就这样慢慢睡着了,这天我考试的还算顺利,还有一天就考试结束了,这天晚上我没有睡在妈妈身边。

第二天考试完我和本村的几个小伙伴玩得非常疯狂,到河边捉青蛙煮着吃,晚上当我脏兮兮的来到家时,妈妈轻声说我玩疯了,让我去洗澡,那时家里中午都晒一大盆水,晚上都还是热的,用来洗澡,洗澡都是在东屋,进来后看到盆四周有水,知道妈妈也洗过了,就自己洗了起来。

洗完澡由于在外边吃过煮的青蛙也就不饿,妈妈就把头门锁了,来到屋看了一会电视,其实我和妈妈都没心思看,妈妈表现出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一会妈妈就回她睡的屋了,我磨蹭了一会儿跟了过去,妈妈还是把所有窗户和窗帘都关严了,关了灯躺在床上,我刚要去碰妈妈,妈妈跟我说起话来,大致内容就是要我好好学习,不能太任性了,最后特别嘱咐我在外边不要乱说,包括爸爸在内对任何人也不要说,还说如果别人知道了她就没脸活了,还有就是姐姐和爸爸在家时绝对不能碰她,平时要我听话等等,我也认真的听着。

后来我就上到妈妈身上,摸索中发现妈妈臀部下垫了个棉垫,这次是我自己进去的,不过时间还是很短,大概四五分钟吧,这次妈妈没有穿上衣服,和我又说起话来,说我不能总想这事,更不能再用手捋了(这是妈妈的原话指手淫),这样对身体不好,还说以后结婚也绝不能和老婆说,听着这些话我又冲动起来,妈妈也感觉到了,就小声对我说慢点,以后对结婚不好。

这次妈妈没有让我乱动,多数时都是妈妈控制住节奏,当我想快时都是妈妈用手箍住我腰身,可能刚才射进去精液在里面,也是这次让我又听到了那种手拍水的声音。

这期间妈妈绝对没有像网友说到那样大声呻吟,后来做到多了也能感觉到妈妈的高潮是两腿伸直紧绷,如果我没射精还能感觉到妈妈里面一跳一跳的感觉,有时脚还乱弹,姿势都是我在上面,也不存在什么**,最多允许我用手电筒照着扒开看里面的红肉,后来感觉和妈妈在一起时,妈妈在快来高潮时爱按我头往她***蹭。

总之这两年来我们做的很周密,妈妈每次都会把房子关严严的,院子还喂了一个狗。

其实要不是我上学的问题,爸爸早就把妈妈接走了,因为我的户口在农村,爸爸工作又不在本省,只能在家读书,爸爸说了不管我考不考上大学都接妈妈走,如果考不上也去爸爸那里打工。

不过现在读高一的我说这事还太早,我是在我们镇上的私立高中读的,离学校很近也没有住校。

这其中有两次小插曲再给大家说说,去年春节时有于爸爸在家时间比较长,整整七天,我真的有点受不了,由于爸爸每次回来时妈妈都是叫我睡东屋,这几天我实在是受不了,中间几次去偷听他们作爱,特别是爸爸临走的那晚上,我在窗外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妈妈的呻吟声,早上五点钟不到爸爸开始起床洗脸等,由于是冬天比较冷,妈妈也没有起床,该带的东西头天晚上都装好了,临走时爸爸还到我屋里要我听话,其实爸爸真是为了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想想爸爸也都四十多点了。

因为是冬天五点多天还不亮,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村头有汽车喇叭的叫声,我们这里都是在村口等,汽车一叫就知道车来了,爸爸都是买的来回返程票火车票,这班车又是唯一到省城的汽车,所以我不用担心了,就是这样我还是把头门从里面锁了起来,我穿着秋裤就到妈妈屋里了,妈妈见我进来知道我的意思,我就脱了钻进了妈妈的被窝,妈妈还没穿衣服,一进来就把妈妈抱住了,一摸下面很湿,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棉垫(蓝色碎花的),这个棉垫我太了解了,每次妈妈都是垫在屁股下面,可以防止精液和妈妈的淫液流到床上。

我也顾不得这些了,直接就插了进去,很是滑溜,我也几天没有和妈妈在一起了,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扯远了),妈妈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啊慢点,这样对身子不好,这时我才慢下来,边做边和妈妈小声说着话,也只有这次妈妈才跟我谈起她跟爸爸作爱时的情况,头天来时肯定是要做的,临走的晚上是要做的,天快亮临走时还要来一次,听着这些话我的更硬了,下面淫液刮擦的声音也是啧啧有声,我忍不住一下射了出来,妈妈也紧紧的扳住我的屁股,里面也剧烈的缩了几下,但是没有那动听的呻吟声,只有心脏剧烈的跳动和大口的喘息声。

后来妈妈又说我的很硬,我问大小时妈妈没有回答我,温存了一会妈妈就叫我起床了。

因为刚过完年,怕有串亲戚的来往,所以还是起来了,妈妈从柜子里取一个卫生巾粘在内裤上,因为妈妈已经作了绝育手术,也就没用避孕措施。

还有一次是今年五一期间,姐姐住娘家,住了大概有八九天吧,我这次是和妈一个屋睡,姐姐还是住东屋,其间我几次都想和妈妈做一次,但是妈妈都断然拒绝了,怕姐姐看出破绽,姐夫来接这天是下午,本来说好走的,姐姐临时改变主意要到省城买些衣服,刚好我这边有到省城的班车路过,要不他们明天还要走很远,就决定住下来明天在这里搭车走,晚上我妈妈只好自己睡东屋,姐姐和姐夫睡妈妈的大床,我睡西间和他们一个屋。

由于这两间房都没有装门,都是布帘根本没有隔音,睡下不一会就他们就开始动作了,由于他们也几天没在一起了,做得还是比较冲动的,由于姐姐是在娘家,又有弟弟在一个屋,做得还是比较压抑的,还一个劲小声叫姐夫轻点,但是那***的声音是压不掉的,我在这边想不听都不行,忍不住想手淫,我又舍不得放这次水,自从和妈妈有过以后,从来没有手淫过,因为那味道是没法比的,他们做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安静下来。

我的心才慢慢安静下来。

第二天,也是五点不到妈妈就叫他们起床了,他们才慌慌张张起床,洗脸刷牙,给妈妈说了声就走了,等他们走后我就忍不住起来到姐睡的床上看,床边地上有四团丢弃的卫生纸,床单上也有两片斑痕(妈妈早把棉垫藏起来了),这时妈妈也过来收拾东西,看到我在捉摸这些东西,就说我看什么看,我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本来都好多天没玩了,听到他们这样,我又舍不得自己放掉,妈妈听我一说,脸也明显红了,我跑着就把头门锁了,妈妈也把屋里关好了,我拖着妈妈就上床了,其实这时天也快放亮了,妈妈看我猴急的样子也不再拿捏了,因为我七点钟还要上学,几下就脱光了,我问妈妈还垫棉垫吗,妈说不用了反正还得洗。

其实妈妈也很想了,几天没做又看到这些东西,哪能不想,一上去妈妈就让我吸她的奶头,下面的水也大量的流出来,终于妈妈忍不住呻吟起来,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随着我的动作也抑扬顿挫,忽然妈妈紧紧的抱住我,她里面强烈的收缩着,我忍不住也射了出来,我和妈妈的心都碰碰乱跳。

妈妈也没敢多趟,就催我起来我真的不想动,就看着妈妈起床,到柜里拿卫生棉粘上等动作,我才懒洋洋的起来洗脸、刷牙,妈妈给了我五元钱就去上学了。

其实我和妈妈通过这两年多的在一起,基本也算稳定了,通常都是每周两次左右(放假期间多些),妈妈的月经期也很短,一般四天都干净了。

其实大家也不要怀疑这事的不真实性,我也没必要去骗大家,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了。

请大家文明回帖,谢谢![本帖最后由漓人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漓人金币+18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