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15)【作者:凤隼】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团锦簇】(15)【作者:凤隼】

字数:9584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十五章从长计议「昨天夜里,我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恶性枪击案件,有六名男子死亡,另有一名病人和一名医院护士受伤……」清晨,田小艳在准备早餐,贺婉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文海上电视了,不过打着马赛克。

」贺婉欣说道,「他这个说辞是事先准备好的吧。

」「嗯,他打电话来说是警察让他这么说的,还有那个护士也是特意安排的。

」田小艳说道,「他怕咱们担心才说了实情,你可别出去说。

」「放心吧,我知道。

」贺婉欣说道,「妈,吃完饭我去医院看他,要带什么东西吗?」「我也不知道,你看他需要什么再买吧。

」田小艳说道,「对了,你去学校的保安室,在桌子抽屉里有避孕套,给他带过去一盒。

」「他都伤成那样了,哪还有心思……」贺婉欣想了想说道,「算了,凭他的流氓本性,我还是给他带去吧。

」张文海住的是特护病房,单人单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舒适程度已经超过了保安室,说是宾馆也不过分,价格当然贵得离谱,如果按贺婉欣所说住到拆线,费用可能超过十万元。

早餐是美式三明治,培根被换成了某种豆制品,显然是出于健康考虑,不过厨师制作很用心,对张文海来说口味基本没有变化,煮鸡蛋和热牛奶符合他平时的习惯,也让他不再纠结高额的住院费到底用在什么地方。

「张先生。

」病房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眠娇啊,进来吧。

」张文海招呼道,「这么早来看我,有什么事?」「是眠月姐让我来的。

」眠娇随手关上门说道,「我来向你道歉。

」「其实昨晚眠月出现在这里,我就想明白了。

」张文海说道,「相信我,要是我有意找你麻烦,你现在不会站在这里。

」「眠月姐还让我给你带话,她没查出魇小组为什么要杀你,但他们的行动似乎和李老板有关。

」眠娇说道,「张先生,眠月姐说孤芳会要有大动静了,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能原话转告你。

」「说起来自从李小勇离开之后,李老板就再也没联系过我。

」张文海说道,「眠小组悄悄找了徐城,魇小组悄悄找了李老板,这里面的故事耐人寻味呀。

」「孤芳会从来没有对同一个目标派出两个小组的先例,这或许就是眠月姐忧心忡忡的原因吧。

」「文海。

」贺婉欣推门而入,看见病房里的眠娇顿时愣住了。

「咦?贺董事长。

」眠娇说道,「你真人比照片更漂亮,可惜还是比不过眠月姐。

」「你是谁?」贺婉欣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文海身边的女人我应该都认识才对。

」「张先生好本事啊,连贺董事长这样的女人都愿意跟你。

」眠娇说道,「孤芳会跟贺平有恩怨,难不成这就是你和我们作对的原因?」「你是孤芳会的。

」贺婉欣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你想打文海的主意,恐怕没那么容易。

」「我哪敢打他的主意?今天我可是专程过来道歉的。

」眠娇走近张文海,把手搭在病号服的裤腰上,「我用嘴道歉,好不好?」眠娇熟练地掏出张文海的阴茎,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舔着,直到把每一寸皮肤都舔过,才张开嘴含住了最顶端。

眠娇见识过张文海的尺寸,可真正含住才有直观感受,她自认精巧的舌技完全用不出来,只能像第一次给男人做口交那样笨拙地来回扭动,整根吞下更加成为一种奢望,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眠月会败给这个男人,如果孤芳会的规矩还有效,她的下场只有屈服。

此时屋里最尴尬的人是贺婉欣,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手里的包放下又拿起,重复好几次之后终于有了主意。

贺婉欣在一个对性很保守的家庭长大,虽说有出国留学的经历,可几乎没有交到什么朋友,所以对于男女方面的知识,谭丽丽就是她唯一的老师。

贺婉欣知道眠娇对张文海做的事叫口交,但她只含住了一小部分,还显得十分费力,说明这几乎就是极限了,谭丽丽说如果口交时男人不顾女人的感受硬插,女人会很难受,贺婉欣认为反正眠娇也是孤芳会的人,略施惩戒也没什么。

把包轻轻放在床上,贺婉欣悄悄走到眠娇身后,趁她头部向前时用力推了一把,这下张文海的阴茎直接顶到眠娇的喉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她严重反胃,可贺婉欣的手牢牢按住她的头,想后退根本不可能,她只好挣扎着挥舞双手,嘴里发出沉闷的叫喊声,眼泪不住地涌出眼眶。

「婉欣!」张文海拔出了阴茎,「这样可能会呛死她的。

」眠娇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贺婉欣见状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火,原本想好的讽刺话语统统咽了回去,默默坐到张文海旁边。

张文海见眠娇有所恢复,于是问道:「让你给我口交是眠月要求的吗?」「不是,是我自己临时决定的。

」眠娇站了起来,「我本来只是想让她生气,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眠月是谁?怎么没听你说过?」贺婉欣问道,「我出差这几天你又找了多少女人?」「孤芳会眠小组来了三个人,她叫眠娇,还有两个叫眠月和眠淑。

」张文海说道,「详细的情况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等以后有时间再告诉你。

」「我才不想知道。

」「贺董事长,你和张先生还没上过床呢吧。

」眠娇恢复过来,立刻讥讽道,「连他的大鸡巴都不敢看,亏你还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

」「要你管!」贺婉欣红着脸争辩道,「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不知廉耻。

」「可惜廉耻不能让男人获得快感,要不然你早就是老鼠区头牌了。

」眠娇说道,「如果昨晚张先生出现得再晚一些,没准儿你还真能用廉耻征服三个男人呢。

」「你胡说什么!」贺婉欣勃然大怒。

「哎呦,生气了。

」眠娇说道,「自己做的事,还不让别人说了?」「差不多行了!」张文海呵斥道,「眠娇,你回去吧,告诉眠月让她自己小心。

」「哼!」眠娇整理好衣服离开了病房。

「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文海,对不起。

」贺婉欣突然说道,「我还没准备好,我妈说你不会逼我的。

」「什么没准备好?」「和你……和你睡觉。

」贺婉欣挤出一个勉强能接受的词语,「而且,我身体有点奇怪……」「嗯,这个我知道,谭丽丽和我说过。

」「我可能……可能没办法让你开心。

」贺婉欣轻轻靠在张文海肩头,「我很害怕和别人有身体接触,就算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小丽,也会让我感到紧张。

」「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

」张文海搂住贺婉欣,果然感觉到肌肉紧绷。

「我能适应的,你再多抱我一会儿。

」眠娇回到徐城的别墅,把医院里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眠月,她心中对贺婉欣十分不满,言语当中的怨气听得眠月笑个不停。

「眠月姐,我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还笑。

」眠娇噘着嘴,脸上写满了委屈。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眠月在跑步机上说道,「即使没有张文海,贺婉欣也是个关键人物,没有组长的命令我可不敢找她麻烦。

」「说起组长,自从咱们出来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以前从没有发生过。

」眠月说道,「难道是有什么机密任务连我都不能知道吗?」「不会是组长知道你和张文海的事了吧。

」「知道也没什么,在杨克山回国之前,只有咱们知道张文海要对付孤芳会。

」眠月说道,「即使上头有所察觉,肯定也会先给我下命令,不会直接孤立咱们的。

」徐城躺在酒店的床上,一个裸体的女人骑在他身上,用阴道包裹住阴茎上下起伏,双手用力揉着自己的双乳。

女人的身材和长相都不错,可徐城并没有往她身上看一眼,反而一直盯着手里面的一本写真集,从女人的角度,隐约能看见写真集的封面上印着《黑白双生花》,感觉到身下的男人开始自己挺动,女人知道这是高潮来临前的标志,徐城的持续时间比平常少了一半,估计和那本写真集有关。

「徐少爷,还满意吗?」女人趴在徐城身上说道,「肏得人家全身都软了呢。

」「给我舔干净。

」徐城把写真集递到女人面前,「喏,这两个女人怎么样?」照片上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都穿着款式相同的连衣裙和薄丝袜,不过一个是黑色,另一个是白色,两人背靠背坐在一起,好像在闭着眼休息。

「很漂亮呢,徐少爷刚弄到手的?」女人说话的同时并没有耽误自己的清洁任务。

「这两个人一个叫杨宁萱,一个叫杨宁慧,等我弄到手肯定先给她们纹个身,不然还真认不出来。

」「我看啊,就让她们一个穿黑色,一个穿白色,多好认。

」「哼,她们和那些空姐不一样,没有固定的工作,我哪会让她们穿衣服?」徐城说道,「可惜现在我还够不到这俩妞。

」「说起来徐少爷家里不是还有三个妞吗,怎么会到我这里来住?」徐城苦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家里的三个女人,眠月和眠娇他不敢有任何想法,眠淑名义上是他的性奴,可偏偏眠月定了一堆规矩,既不能打也不能骂,怎么做还得眠淑说了算,尽管过程当中的滋味美妙绝伦,可徐城不喜欢这种无法做主的感觉,所以干脆躲在外面,找自己调教过的女人帮忙,对着写真集意淫杨克山的两个女儿。

「对了,徐少爷,我把小琳叫过来吧。

」「她肯听话了?」「可不嘛,要说还是您给的东西好用,叫什么来着?」「电刺拘束带。

」「对,就是那个。

绑上之后我才推到一半,小丫头就肯听话了。

」「还是高科技厉害,既没有伤口又不会出人命,效果还特别好。

」徐城把写真集放在一边说道,「叫过来吧,你在旁边帮我。

」女人穿好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拿起房间里的电话说道:「带小琳上来吧。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看上去年纪不大。

「这会儿知道穿衣服了?」徐城点起一支烟说道,「借钱的时候拍裸照可没见你犹豫。

」「钱我已经还清了。

」「是啊,可我并不打算放过你。

」徐城说道,「规矩袁经理应该都教过你了,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究竟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小琳说话始终带着哭腔。

「等我玩腻了自然就会放过你。

」徐城说道,「我不喜欢剥夺别人的选择权,你其实现在就可以走。

」「那你能把裸照还我吗?」「当然不能,这是你选择离开必须承受的代价。

」徐城说道,「我还给你了一个选择,把拘束带调到最大,只要你熬过五分钟,我不仅放你离开,还把照片全删了。

」小琳想起那深入骨髓的刺痛,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

「我建议你选择最后一条路。

」徐城说道,「电刺拘束带不会对你造成伤害,更不会有生命危险,至于疼痛嘛,忍一忍就过去了。

」袁经理说道:「还记得你前面那个姑娘吗?她就忍了五分钟,现在已经自由了。

」「好了,给你二十秒考虑。

」徐城猛吸了一口烟说道,「脱光衣服跪下了表示愿意做我的性奴,转身离开表示不要裸照,如果两个都不选就给你上拘束带。

」小琳咬了咬嘴唇说道:「你要保证我不会怀孕。

」「我可以给你提供避孕药,你自己记得吃,我不会戴套。

」小琳脱掉衣服跪在地上。

「老规矩,第一炮走后门。

」徐城冲小琳招了招手,「爬过来屁股撅好。

」张文海搂着贺婉欣,两人一起坐在床上看电视。

「我好像已经适应了。

」贺婉欣整个人都缩在张文海的怀里,「要不我试试刚才眠娇做的事吧。

」「相信我,还不到时候,我不想让你有任何消极的回忆。

」「呦呦呦,好恩爱呀。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谭丽丽,身后还跟着一名医生,「色狼表姐夫,我来看看你。

」「小丽,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贺婉欣离开了张文海,满脸通红。

「我今天休息。

」谭丽丽拉过身后的医生说道,「这是秦大夫,就是上次给我治感冒的那个。

」秦大夫戴着口罩,张文海看不出她长得什么样。

「这就是让你来给我道歉的人吗?」秦大夫摘下口罩,果然是个美女,不过与谭丽丽和贺婉欣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一些。

「就是他。

」谭丽丽说道,「我这个表姐夫哪儿都好,可是长得不好看,还特别好色。

」张文海问道:「秦大夫怎么会来外科?」「我还在实习期,按照医院的规定需要在大部分科室轮流工作几天。

」秦大夫说道,「正好来了,我帮你看看伤口的情况。

」「秦大夫可厉害了,一家人都是医学博士。

」谭丽丽说道,「而且她人长得也漂亮,追求者能排几条街呢。

」张文海脱下外衣,秦大夫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身上这么多伤。

」谭丽丽抢先说道:「他以前在海豹突击队当兵,现在退役了。

」「怪不得你让我找他帮忙。

」秦大夫说道,「可是看他刚缝完针,还是算了吧,也许是我多心也说不定。

」「什么事要我帮忙。

」「有人在秦大夫下班之后尾随她。

」谭丽丽说道,「本来我想你肯定能抓住这个人,现在只有另想办法了。

」「你不能抓吗?」「当然可以。

我打算今天晚上让秦大夫和别人换班,留在医院里,我化妆成她看能不能把猥琐男引出来。

」「要是今晚他不出来呢?」「那就得另想办法了,毕竟时间没那么容易合适。

」「那就先这样吧,要是今晚解决不了,我再想办法。

」秦大夫说道:「不行,以你的身体状况,我不可能麻烦你。

」「要不我派个司机每天接你吧。

」贺婉欣说道,「最起码路上能保证安全。

」「不用,多谢你们。

」秦大夫检查完张文海的伤口说道,「看情况还行,大概一个星期就能拆线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

」谭丽丽说道,「你们两个继续。

」二人走后,贺婉欣坐在床边给张文海削苹果,边削边说道:「文海,我给你买辆车吧。

」「你妈要给我买房,你要给我买车,我还真抢手啊。

」张文海说道,「不过买一辆还是方便一些。

」「你觉得阿斯顿马丁怎么样?」「为什么是这个牌子?」「007开的呀。

」贺婉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其实区别挺大的,007执行间谍任务,我执行作战任务。

」「我不是说这个,是说你们都有一大堆女人。

」贺婉欣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而且我男人开的车怎么也得是百万级的吧。

」「可我开一辆阿斯顿马丁,不是更容易勾搭女人吗?」张文海咬了一大口苹果。

「反正我也拦不住你,干嘛还要担心。

」贺婉欣说道,「还有,女校保安我有了新的人选,等你出院之后帮我做别的事吧。

」「做生意的事我一窍不通,所以才会把奖金都浪费了。

」「你知道广益是什么公司吗?」「你们业务范围挺广的,主要就是服装、旅游和艺术品交易这三类吧。

」「差不多,但是不完全对。

」贺婉欣说道,「广益其实是一家科技公司,技术研发才是公司的重点。

」「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你不是在美国机场见过我吗?也不问问我去干什么。

」贺婉欣说道,「我那次去,把广益所有在美国的业务都出售了,然后用收回的资金在硕渠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名叫『广益安心』,主要是为个人和企业提供系统性的安保解决方案。

」「你想让我去管?」「对啊,在安全保卫方面你算是专家了吧。

」「倒是没什么问题。

」张文海说道,「可你怎么突然想到成立这种公司了?」「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爸的遗愿。

」贺婉欣说道,「他在去世之前就已经做了详细的计划,连公司地址都是他选的。

」「他有没有说过成立这家公司的原因?」「没有,而且我认为他的计划风险太大。

」贺婉欣说道,「他在四环边上买了一块地,工厂、实验室和办公楼都是新盖的,我觉得投资太大而且没有必要。

」「也许他有别的考虑。

」「他反正特别看重这个公司,而且就算所有投资都打了水漂,广益也不至于破产,我干脆就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走下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爸是在开工后还是开工前去世的?」「当然是开工前了。

」贺婉欣说道,「不过他不止一次去看过那块地,而且建筑承包商的老板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也就是说加入他要在那里藏什么东西,应该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藏东西?」「你想想看,孤芳会为什么抓着广益不放?」「你的意思是他们想从我爸那里得到什么东西,结果没能如愿就把他杀了。

」贺婉欣说道,「我爸突然死亡,广益必然遭到重创,或许他们就能趁机收购,然后自己找想要的东西。

」「这不失为一种合理的解释。

」「那你更得去了。

新公司成立必然会吸引孤芳会的注意,有你看着我才放心。

」酒店里,小琳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阴道里插着一根震动棒,徐城站在她旁边,右手在空中一挥,小琳突然大叫起来,双腿牢牢夹住,双手却被袁经理按住,只能徒劳地抽搐。

「这个手势控制是挺先进的。

」徐城挽起袖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手腕上的白色手环。

小琳哭着乞求道:「徐少爷,求求你,我真的知道错了。

」「还有力气求饶,看起来强度还不够。

」徐城又一挥手,小琳叫声更加凄惨,「这里面的电池据说充一次电能用十个小时,你要是愿意听话,就挠袁经理的手腕。

」小琳拼命地用手指挠,却听见袁经理说道:「徐少爷,她可不愿意啊。

」「可惜已经到最大了,要不再让她爽上半个小时?」「不要!」小琳大喊道,「我听话!我肯定听话!」徐城放下右手说道:「记住,我说的话必须立刻执行,不许犹豫,不许质疑,更不许违抗,懂吗?」感觉震动棒停住了,小琳连忙说道:「我懂,我懂。

」「你以后跟着袁经理做公关小姐,一切听她安排。

」「要做多久?」小琳刚问了一句,徐城再次挥动右手,对着惨叫的女人说道:「第二次犯错,不能原谅了,自己享受十分钟,不许拔出来。

」说完话,徐城和袁经理一起走出房间,不顾小琳的求饶将房门锁了起来。

「徐少。

」一名男人出现在走廊里。

「老三,你怎么来了?」「徐少,有紧急情况。

」老三瞟了一眼袁经理。

袁经理知趣地说道:「哦,我我进屋看看那个小丫头。

」「徐少,杨叔死了。

」老三严肃地说道,「听说是私人飞机失事,刚刚才接到的消息。

」「死在欧洲了?」「千真万确,飞机残骸和尸体都找到了。

」「李老板那边有什么动静吗?」「他们也刚知道,可能这真是意外。

」「绝对不是意外。

」徐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得赶紧回去,屋里的骚货你想玩就玩吧。

」「还有一件事,应该是好消息。

」老三说道,「杨叔的女儿这两天会来硕渠,应该住在杨叔的房子。

」「既然这样,那上次买的迷药……」「迷药和钥匙都备好了。

」「严格保密,不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明白。

」徐城的别墅里,眠月也刚刚得到消息,她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赶去医院把情况告诉了张文海。

「杨克山,是沈进的老板吧。

」贺婉欣还没有走,眠月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一丝危机,这个女人身材和容貌都不亚于她,举手投足间还更加妩媚动人,她不自主地和张文海靠得更近,这一举动被眠月敏锐地捕捉到了。

「是的,主母。

」眠月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

贺婉欣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说道:「你别叫我主母,听上去怪怪的。

」「那我该如何称呼您呢?」眠月始终低着头,「张文海是我的主人,称呼您主母最合适。

」「你叫我名字就可以。

」贺婉欣说道,「你也别叫他主人了,我听着不舒服。

」「可是他喜欢被叫主人。

」「他是个心理变态,不用理他。

」「主人的意思呢?」「就喊我的名字吧。

」张文海说道,「黄婷婷、高岚和李琼雪都改口叫我老板了。

」「好吧。

」「依你看,杨克山的死有多大的可能是意外?」「几乎不可能。

」眠月说道,「我基本可以确定那是魇小组所为,把凶杀现场伪造成意外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但他们杀我的时候可够大张旗鼓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你太厉害,他们只能铤而走险。

」「我听眠娇说,魇小组是李老板找来的。

」「应该是这样,我联系不到组长,没办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你帮我,不怕被孤芳会追究吗?」张文海问道,「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目的。

」「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文海,我得走了。

」贺婉欣看了看表说道,「公司事情太多,我离不开。

」「我也走了。

」眠月说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没别的事。

」二人走后,张文海陷入沉思,难道孤芳会内部分裂的程度比他认为的要高?魇小组杀杨克山肯定是高层授意,几乎同时另一组人马袭击了张文海,这两件事或许有联系。

「魇小组直接找了李老板,可眠小组绕过了他,说明对他不信任。

」张文海自言自语道,「难道不受信任的其实是眠小组?那么派给徐城似乎说得过去,也许还和查理有关系。

」杨克山已经死亡,如果张文海的推理没错,针对眠月三人的行动很快就会展开,可实际上徐城牢牢受制于眠月,要想取得成效必须另外派人。

「原来这才是查理的目的。

」张文海恍然大悟一般,「以眠淑为突破口,先降服眠娇,再搞定眠月,这个时间跨度出乎意料地长啊。

」张文海不能做剧烈运动,就想着出去散散步,刚出病房就被一名护士叫住:「您好,有什么需要吗?」「没事,我就出来走走。

」张文海说道,「这里好像没多少病人。

」「特护病区一直是这样。

」护士跟在张文海身后,「以前人还多点,现在当官的都不敢来住了,人更少。

」「今天早上给我送饭的也是你吧。

」「嗯,白天是我,晚上会换一个人,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按床头的呼唤铃。

」走过一间有人的病房,窗帘没有拉好,透过中间的缝隙,张文海看见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双手不断地揉捏一个护士的屁股。

张文海回头对护士说道:「你们还有这种服务啊。

」护士往里看了一眼说道:「她不是我们医院的护士,好像是这位老板的情人,每天都和他玩制服诱惑。

」「这老板什么病?」「其实没病,为了躲老婆装的。

」护士说道,「他经常来这里,我们都认识了。

」「他叫什么?」「徐继先,听说手里有两间大公司呢。

」张文海也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么巧的事,不过他不太相信徐继先找情人需要背着老婆,即使需要,也不会总是用装病住院这一招。

「他老婆来过吗?」「没见过,他说是工作忙,要不怎么会来这里见情人。

」护士说道,「咱们走吧,万一被发现了不太好。

」恐怕躲老婆见情人只是个借口,徐继先来医院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假设那个情人只是掩护,那么他来医院到底有什么目的?张文海推测应该和孤芳会有关,徐继先好歹也是个身份显赫的人物,不能随便接触孤芳会成员,在医院设置一名中间人可能性很高。

想到这儿,张文海问道:「每次负责照顾他的护士是同一个人吗?」「不是,我们都不愿意摊上他。

」护士说道,「他总是对我们动手动脚的,我们又不敢说什么。

」「那医生呢?住院总需要一个主治医生吧。

」「他都没病,哪有什么主治医生。

」离开徐继先的病房有一段距离,护士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他每次过来,我们就象征性地给他办个手续,没人管他。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那徐继先为什么要选择医院呢?走过洗手间,张文海被一件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辆装满保洁工具的手推车,保洁员极易被忽略,又能合理地进入每一间病房,而且如果有东西需要传递,保洁工具车也会是很好的掩护。

「房间的清洁一般多长时间一次?」「每天早上都会打扫一遍,如果病人出院还要彻底消毒。

」「这里有多少保洁员?怎么排班?」「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护士好奇地问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您这样的病人。

」「我是做安全顾问的,职业习惯,到一个地方先找安全漏洞。

」「就像电影里保护重要人物的保镖?」「差不多吧。

」张文海说道,「你就当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告诉我保洁员的事。

」「一共两名,一个奇数天一个偶数天。

」护士说道,「特护病房清洁任务量不大,一个人可以忙得过来。

」傍晚时分,张文海在病房里看电影,这一天可谓收获颇丰,不仅确定了徐继先和孤芳会的中间人正是名为李喜凤的保洁员,还成功偷看到二人秘密传递的情报,上面提到了三件事,一是查理被杀;二是李老板不知去向;三是广益安心成立。

传递如此简单的信息并不需要中间人,一个匿名邮箱既安全又快捷,如果为了提高保密性,倒是有可能只做口头传递,可那种情况不会把信息写下来。

想来想去,张文海觉得一定是有某件物品需要转交,从信息内容来看,徐继先应该是在给高层人员做汇报,他不能亲自递交物品,足以说明他在孤芳会的重要性一般,地位也不是很高。

按照队长提供的资料,徐继先至少也是创始人级别,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那么徐继先在美国的经历将会是接下来调查的重点内容,这点小事完全难不倒队长,张文海估计最多一周,一份长到他不想看的文档就会出现在邮箱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金币+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