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后宫三千妃】(21-25)【作者:胡说八道

首页  »  古典武侠   »  【异世后宫三千妃】(21-25)【作者:胡说八道

字数:18584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二十一章母女花若欣红着脸说道:「定龙,你不要乱叫,萍儿现在已经是浩天哥哥订下的妻子,虽然还没有举行仪式,不过……他们已经夫妻相称,你可不要乱叫,到时萍儿生气了」。

「喔,我还以为是未来姐夫来着,我从没听过姐姐你叫外人叫那么亲热来着,这浩天哥哥这么亲热的叫法,这的确很让人容易误会嘛,姐姐你可不能怪我」,应龙抖着肩一脸无辜的回应。

听到弟弟定龙所说的话,若欣脸更是红的像苹果似的,扭头看看浩天哥哥,发现他只是惊讶听到这种解释,这种说法,并没有反感厌恶的表情在脸上,而萍儿脸上还笑嘻嘻着没有白眼给她,心里的担心总算放下了,她害怕这件事破坏到他们之间的友情,尤其她和萍儿的友情更是浓厚,所以不希望会影响到他们。

龙浩天听到定龙说的话,心是揪了一下,因为绮梦丝和丽兰儿的事情还没和萍儿说出来,天知道当她知道后会是怎么想的,想到这他头是大了一圈,完全没有注意到萍儿脸上是什么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萍儿突然笑嘻嘻的开口道:「我才不管我老公找多少女人回来,我是丫环出身,他都不嫌隙我,让我一定要做正室妻子,所以只要他高兴我不会管他这个的,这就要看其它女人有没有那本事让我老公答应她成为龙家的女人,所以……问题不在我和老公身上而是后面女人的问题」。

这话劲暴了,炸的在场众人都昏呼呼的,龙浩天是感动的搂着萍儿亲了一下,他知道绮梦丝和丽兰儿的问题解决了,而官清兰和燕家族长燕北关二人则是对视了一眼,都从中看出来先前评估商量的好事还真的有门,只要自己的女儿争口气那和这年轻仙级强者做亲家是没什么大问题。

想到这,倒是换燕北关开始头痛了,他印象中的几个女儿好像几乎或多或少都有些千金小姐的脾气,这可怎么办呢?看来回去时要好好的合计合计,这要是挑选个不好可真会火烧屁股。

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若欣转移了话题向母亲问道:「娘,父亲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哼,提到他我就有气,要不是有燕族长在,说不定我就被你那亲生父亲抓起来送给白家做人情了」,官清兰面色微怒的回应,她只要想到丈夫为了生存将母女三人死活弃之不顾,心里头就有气。

若欣接着道:「我不明白,娘,这是怎么回事?」。

「喔,这件事我来说好了,事情是这样的,你父亲看见这位龙先生和白家争斗,而你和你弟弟当时又是和龙先生在一块,以你父亲的眼光判断,他评估料想龙先生一定敌不过白家的势力,於是便有了捉拿你母亲和你姐弟俩交给白家发落的想法,以避免菊家其它人牵连在内,藉此周全保护自己和菊家,更在我燕家面前出口将你母亲和你姐弟二人逐出菊家门户,所以你母亲才会如此生气,反正这事现在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燕家在先前已经支持你母亲自己独立门户,以后你姐弟不再姓菊而是跟着你母亲姓官」,燕北关详详细细的向官若欣说明原由,借这个机会插入话进来,不然他这个外人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打进这个圈子,现在有这个机会他当然要把握住。

官若欣知道事情的始末,心里头有些难过,虽然他和父亲自小没有什么感情,不过毕意自己是他的亲生骨肉,现在一出事他这做父亲的立刻就将她给抛弃,这让她还有些接受不了有这狠心的亲生父亲。

相对於官若欣的忧伤,官定龙反而洒脱的说:「算了,这样子也好,反正,他和我们一家人自小就没什么感情,只有那血缘上的关系罢了」。

这件事被点破,官若欣和官清兰二人还是有些忧伤,不,应该说是三人吧,三人因为身份地位问题,长时间都认为比别人矮了一截,这给他们心灵多少带有一些创伤,现在好了,以后他们三人以官家自居独立门户,再也不会觉的在家中见到谁会让自己觉的低下卑贱。

龙浩天看着气氛有些悲苦,於是打着圆场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用想太多,既然你们已经被菊家逐出门户,那……以前的宅第誓必一定会被收回,日后你们要住那里是不是要研究一下,还是说搬来和我还有萍儿一块住,之前我有去一趟户易所同户易官买了一处宅院,叫什么龙氏宅院的,按资料来看还挺宽敞的,房间有一百五十间,下人房有三百间,要是交接清点完毕就会通知我迁移居住,你们看我这办法如何?」。

话讲完,大家也听完龙浩天的建议,不过这会儿大夥的脸色有些异样,这表情不是生气,而是感觉很奇怪,看着大夥望着自己奇异的目光,龙浩天也觉的有些不大自然,心想:「难道我说错什么话吗?应该没有才对吧?」。

龙浩天仔细、快速的扫过大家现在的表情,萍儿和她母亲官亲兰是面如桃花,定龙和燕北关是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燕家其余众人是望着天空或其它地方装作没有听到说什么,而萍儿有些想笑的表情。

官定龙心想:「这龙大哥。。。

感情不会是想把我姐姐和母亲都收为小妾吧,那我以后是叫姐夫呢?还是父亲大人呢?我的天呀,这辈份乱了,头真疼,有他照顾娘和姐姐当然是不用害怕别人来欺负,可。。。

这会不会太快了,还很多人在这里看着,就算有这念头私下做就好了,犯不着给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嘛!「。

燕家族长燕北关有些苦恼的想:「原来这姓龙的年轻强者,有这种母女兼收的爱好,这怎么做才好呢?自己娶了好几个老婆,牺牲一个倒是没有什么,他都不介意女人是不是保存着原身,这我是没什么意见,可这挑个合适性格的女儿我都快要搞不定了,再多个母女花这。。。

这困难度岂不是难上加难,还真给我找麻烦呀」。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有困难大家可以说出来商量一下」,龙浩天疑惑不解的说出来。

大家心想:「那敢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异议,你一个不高兴我们就阵亡在这里了,反对你?这不是找死吗?」。

萍儿这时出声说道:「老公,你跟我来旁边一下」。

说着龙浩天就跟着萍儿来到旁边,萍儿接着小声的说道:「老公,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明白?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老婆你倒是说给我听听?」,龙浩天反问着萍儿说道。

萍儿解释着:「老公,在幻云大陆上的规矩,若是女人还没出嫁或是丈夫死去、脱离关系的,不能顺便住进男方的宅院,要是住进宅院那就代表她们同意做为男方的妻子或小妾」。

听到这话,龙浩天傻眼了,难怪大家看他的眼神就像看怪叔叔的眼神,於是回过神来说:「老婆,我不知道有这规矩,我病好以后有些事情已经忘了,这不能怪我」。

龙浩天只有推到生病这办法,总不能说他是地球来的不知道幻云大陆有这规矩。

萍儿白了龙浩天一眼说道:「我就猜到你生病那么久有可能不知道这种事,这还给我猜个正着,我倒是不反对老公你收她们进房,不过。。。

这要看她们的意思,若是她们不愿意老公你可不能强迫人家,老公你要是强迫的我想她们也不敢反对」。

龙浩天搂抱着萍儿说:「放心,这种事用强迫的也没有什么意义,我才不会强迫她们,不过。。。

说到这,老婆我有件事和你报备一下,可是老婆你不能生气喔!」。

「什么事?老公你就直说,我才不会生气呢?」,萍儿回答道。

「呃,就是。。

就是。。。

早上老公去药师公会赚金币的时候,老公不小心和二个女人发生了关系,老公答应她们要收她们做小妾,刚说过的老婆你可不能真的生气」,龙浩天吞吞吐吐的说完,还打量瞥着萍儿深怕她生气。

萍儿没有龙浩天预估的生气或不悦,反而激动说道:「真的吗?那我不是一下子就有二个姐妺了,老公她们年龄比我大还是比我小」。

「嗯,一个叫绮梦丝生过二个女儿,三十多岁,这个比你大,另一个叫丽兰儿的应该和你差不多年记吧」,龙浩天想了一下回答着。

萍儿张大嘴说道:「生过二个女儿?老公我有没有听错,说实话老公,刚才说那个幻云大陆的规矩你。。

你是真的生病不知道有这规矩,还是真的有那念头,想把若欣姐姐和她母亲一起收进房里来「。

说着萍儿还上下打量着龙浩天,一副很怀疑他刚才说不知道幻云大陆这条规矩,想确认这件事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看着萍儿打量的眼神,龙浩天一副昏倒的模样,拍着萍儿的小脑袋说着:「你在乱想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老公还会骗你来着吗?」。

「呵呵,我又没说什么,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倒是希望你把若欣姐姐和她母亲一起弄进门来,这样我又可以多二个姐姐一起聊天了」,萍儿笑嘻嘻的反驳着。

龙浩天摸着萍儿的小脑袋瓜说道:「好了,别乱猜了,时间还长着呢?她们什么心思我们也不知道,要是有缘她们自然会进我龙家大门的,说不定她们没这心思,你可不能吓坏她们母女俩,人家对我们以前还有些恩情」。

萍儿嘟着嘴应道:「知道了,人家知道怎么做了」。

嘴是这么说,不过萍儿心想:「老公你也没说反对呀,嘿嘿。。。

到时我来偷偷拉线,这样又可以和若欣姐姐在一起了,最好也把她母亲拉进来,反正她母亲以前也没给我坏脸色,呵呵,就这样办」要是龙浩天知道萍儿心里想的,一定会被她的想法打败,就为了她想和人聚在一起就把她老公给出卖了。

二个人谈完话又回到众人的位置,龙浩天单手抠弄着额头道:「咳,咳,咳,刚才。。。

萍儿已经和我说了一下,我以前生病到今天康复过来,有些事情已经忘了,所以。。。

我不知道幻云大陆上有这规矩,请包涵一下,各位不要乱想,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呵呵」。

说话的时候,龙浩天还很不好意思低着头,不好意思看着他们的眼睛,谁叫他弄出这件乌龙事情,众人听了不禁松了一口气。

燕北关心想:「呼,还好是场误会,不然这还真不好办呀,我在家里怎么找个母女花出来,还真吓了一下」。

而官清兰和官若欣二人则是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一丝丝失望,至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们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第二十二章燕若情「那这可怎么办才好?若欣、官伯母,我看这样好了,我出钱先让你们住在客栈,你们认为怎么样?」,龙浩天接着建议道。

燕北关这时出来说话了,抚弄鬍鬚说道:「龙前辈,这事我燕家已经做好了安排,先前我已和官夫人商量过,我燕家会赠送给官夫人一所豪华宅院居住,这事不必担忧,里面仆人摆设一应俱全用不着担心」。

「呵呵,那就多谢燕族长了,要不然我暂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才是,这住客栈只是应急之道,非长久之计,对了,你就不要称呼我龙前辈的,这都把我叫老了,我年纪还比你小的多」,龙浩天客气的说道。

若欣在一旁附和说道:「是呀,这要谢谢燕族长你的恩情,要是日后能帮上燕族长的忙,若欣我一定不会多加推迟一定尽其所能的完成」。

「是呀,燕族长,我定龙也是」,官定龙拍着胸保証的说着。

燕北关笑呵呵谦逊的回应:「无妨无妨,这只是举手之劳,莫要大惊小怪,另外龙前辈,这幻云大陆是强者为尊,我尊称你一声前辈也是应当的,这无分年龄差别,要是龙前辈有所忌讳,那。。。

这样好了,我就称前辈为龙先生,你看如何?」。

「就龙先生,就龙先生,不要再叫龙前辈,叫龙先生你可要记住了,不要忘了,再叫就把我叫老了,还有燕族长你身后那些燕家人也一样不要龙前辈,龙前辈的叫着,听着怪不舒服」,龙浩天回应着燕北关说道,而且手还指着燕家其余众人。

燕家众人听龙浩天所说,不禁莞尔一笑,这在幻云大陆上是稀松平常的事,这片大陆实力为尊是不管年记大小之分,有句话说达着为师嘛。

萍儿此时插话问道:「老公,刚才你说你买一处宅院叫龙氏宅院对吧,它是在齐格瓦城那个方向呀,在城东吗?」。

「疑,老婆你怎么会知道在城东,你有去过吗?」,龙浩天好奇的说道。

萍儿听见龙浩天说的话整个人雀跃不己,抓着龙浩天的衣摆问道:「真的吗?真的是城东,老公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这事是户易官告诉我的,再说这事有什么好骗的?不相信你问隆极特这事他也知道」,龙浩天很纳闷萍儿那么激动做什么。

隆极特知道这女人可是自己主子的女人,也就是夫人,於是很恭敬的回答:「夫人,这事少爷没有骗你,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当时我也在场」。

萍儿指着隆极特问道:「你叫我夫人,这怎么回事?老公他是谁呀,我以前没见过他」。

说到这事,龙浩天头又大了,自己做的鸟事又要被人发现了,还真是流年不利呀。

「呃。。。

是这样的老婆,中午。。。

我不是回家吗?我做了人家马车结果忘了付钱,想说下午再多补点车资给他,谁知道下午。。。

我趁你和若欣在锦鏽流灵买衣服时,我就去趟车行找他,正好遇到他被人辞退了工作,我想说是因为我的原故,所以就招来做仆人算是补偿对他的亏欠」,龙浩天挑着重点说着,可在别人听来就不一样的味道了,原来仙级强者也会坐霸王车这倒是奇闻怪事了,当然别人可不敢口头上说出来,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不过众人给龙浩天面子,可萍儿却没有这种顾忌,於是调笑说道:「老公,你给人家做霸王车,那有没有给人补偿,你给人工资一个月多少呀?」。

龙浩天脸红了,被吐嘈脸红的,自己小心含蓄说着已经很难为情了,现在被明着挑出来讲,面子上当然有点挂不住,扬了扬眉毛,右手食指横放在鼻孔前,手指还左右不停的搓动,对着萍儿说道:「老婆,这里有很多人,你就给我一点面子嘛,这很丢人的,我又不是故意不给人家钱的,人家是真的忘了嘛!至於隆极特。。。

先前和他谈过了,以后每个月给他十个金币,我问过这比他原来在车行好了很多」。

听见龙浩天说的,萍儿吐着小香舌缩着小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对不起老公,我忘了这有很多人,下次,下次我一定记得很多人的时候不要提」。

龙浩天昏倒了,还有下次呀,这丢脸的事他可不希望还有下次这回事。

「算了,没关系,到是老婆你刚才那么激动做什么」,龙浩天问道。

说到这萍儿又激动起了说道:「老公,你买的那宅院就是你父亲生前的宅院呀,想不到老公你又买回来了,这样我又可以见到以前几个要好的姐妹们,不知道她们还有没有在,好多年了,有点想她们」。

萍儿突然又摸着龙浩天的额头道:「老公,你不会又忘了那是你老家吧」。

瞧着龙浩天愣住的样子,就知道被她猜中,萍儿晃晃小脑袋说道:「算了,看样子老公你真的忘了,看来老公生病生太久影响到记忆,不过。。。

没关系现在最主要的是老公现在病好了,其它的可以来来慢」。

萍儿接着道:「好了,老公不和你说了,你继续在这边聊天,我先去看老宅院那些姐妹们还在不在,现在好想去和她们叙叙旧,看她们以前过的好不好」。

就在萍儿要离开时,龙浩天拦着叫道:「等一下,老婆你跑那么快做啥,来,这个你拿着,这个传讯石是那户易官给我的,你去的时候应该会碰到他,他有什么疑问老婆你就拿这个出来给他瞧瞧,就不会惹出什么意外出来」。

「喔,那老公你继续聊,我先走了」,萍儿收好龙浩天递过来的传讯石,自己一个人离开众人朝向龙氏宅院的方向而去。

望向萍儿离开的身影,想想还有些不放心,龙浩天接着说道:「隆极特你过来一下」。

「少爷,什么事?」,隆极特回应道。

龙浩天嘱咐说:「来,这200个金币你收好,一半给你做安家费用,买些东西给你母亲补补,另外买几件新裳给你母亲换上过过好日子,还有另一半你就放在身上做公款,你顾辆马车跟着夫人一起去龙氏宅院,这样我才比较放心,要是确定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再去一趟药师公会去接二夫人和三夫人出来,我已经和药师公会的会长和长老划清界线,所以不希望她们二人再待在那里,要是宅院已经完成交接清点的工作,你就直接把二夫人和三夫人接进龙氏宅院,这二夫人和三夫人的事我已经和大夫人谈过了,她知道这件事,若是还没有完成清点交接的话,你就先安排她们在客栈住一晚,记得,房间要好一点的,不要省那钱,钱不够用记得再找我来拿,明白吗?还有二夫人叫绮梦丝,三夫人叫丽兰儿,别搞错人了」。

隆极特点头答道:「少爷明白了,我会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的,不会落下什么」。

隆极特也离开众人直追萍儿的脚步跟上去,燕家族长燕北关对身后一个侍卫说着:「你,你去跟着他们二人,记得要好好的保护他们的安全,不要被人给伤着了」。

「是的族长,我一定不负所託,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安全」,被指着的亲卫很认真的表明一定会完成任务。

看着离去的燕家亲卫,龙浩天问着燕北关说道:「燕族长你这是?」。

「没什么,夫人和家仆都是没有任何修为的人,派个人过去,可以减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虽然夫人有龙先生的魔法道具保护,不过多个亲卫在身旁还是比较方便的」,燕北关笑着回应着龙浩天。

龙浩天供个手礼说道:「还是燕族长经验老道,只是麻烦你了,给你添了麻烦,日后若有什么好处我一定会知会族长一声,当然,要是族长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日后也可以派个人说一下,只要能够帮的我一定尽量帮这个忙」。

燕北关听了心花怒放,想不到这随手意外之举换来这天大的好处,满脸笑容的说道:「无妨,举手之劳,我看这样好了,大夥聚在这里也不大妥当,大家就先至我燕家做客一下,这样我也可以拿出宅院资料给官夫人参考参考这宅院是那处合适,龙先生也可以帮忙参详一下,这样官夫人和她的儿女今天就有地方入住,各位你们看如何呢?」。

龙浩天和官清兰等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代表说道:「如此,就麻烦燕族长了,我们就一同去燕家叨扰一趟,希望不会打扰到燕族长」。

燕北关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嫌麻烦,笑呵呵的说道:「那里会打扰,我巴不得龙先生和官夫人多来几趟才好」。

燕北关接着对官定龙笑着道:「小子,我看你常在我燕家附近瞎看,是看上那家女孩?是我燕家的吗?我同官夫人说过要是燕家的人我给你打个后门,以后准你来我燕家走动走动,追不追的上就看你自个的本事,怎么样知道名字不?不要和我老人家说瞎看那么久了还不知道名字是啥」。

官清兰之前已经知道这事,所以没当初那么激动,只是看着儿子定龙看他待会说的人是谁,相比之下,姐姐官若欣则是很激动的问着,因为她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事,若欣很兴奋拉着弟弟应龙问道:「弟弟,真的吗?那个女孩是谁?快说出来,现在这里那么多人替你帮衬帮衬,这事一定可以成的」。

官定龙被人发现到秘密觉的很害羞,可是大家都在等他的答案又不能不说,於是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她是燕家的谁,我只知道她和我说过她叫燕若情,她有时会出来买东西我也就陪着她买,问她其它事她也不说」。

燕家族长听到官定龙说的话思索想了一下说道:「燕若情,原来是她呀」。

第二十三章雪流国「燕若情?燕族长,这女人是你燕家的什么人,应该不是你女儿吧,我看族长你好像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是谁」,官若欣刚才注意到燕北关思忖的神情,所以才有此一问。

官若欣的话让燕北关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究意是他的女儿还是……不是他的女儿,这个问题有那么困难吗,搞得大夥被他给弄糊涂了,就在大夥快忍受不住失去耐心准备再次询问时,才见燕北关缓缓开口道:「官小姐,你说她是我女儿也行,说不是我女儿也行,因为……她只是我的养女,是我年轻时在雪流国试炼所捡到的一名女婴,血缘上她的确和我无半点关系,不过我却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刚才失神并非老夫想了许久才想起来她是谁,只是想不到你弟弟会看上我这个养女,所以才会走了神」。

燕北关接着向官定龙求証说道:「小夥子,她是不是身材高挑,瘦瘦的,脸上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什么喜,怒,哀,乐的表情,而且你在她身边的时候会感觉到冷飕飕的寒意,脸色苍白苍白的没有什么血色」。

官定龙回忆一下以前的种种,才回答道:「燕族长,你说的好像都没有错,她就是这个样子,问她什么都没有反应,除了知道她一个名字,其它的都不知道了,问了她也不会回答」。

燕北关苦笑了一下,那个女儿不看上偏偏看上他这个养女,要是别人他还可以做个小动作,这养女他还真没办法,这小子以后还有苦头吃了。

燕北关试着劝说道:「小夥子,你真的看上我那养女?要不要换成其它人,我还有好几位女儿都长的不错,那脸蛋不会输给我那养女,你要不要瞧瞧,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

龙浩天听了笑了出来,那有这样子的,还有劝人能不能换个女儿,又不是卖鸡卖鸭看肉质好不好换过别只来着。

龙浩天打趣说着:「我说燕族长,莫不是你……不舍得你这个养女,想要找别人来替代着,这个最好的你要留着介绍给别的家族」。

「瞧你说成这样,我燕北关是这种人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开始就打包票说出口若是这小子看上我燕家什么人,我可以帮衬帮衬成其好事,这事大家都有听到我会反悔吗?这是不可能的」,燕北关笑骂着反驳龙浩天的话。

龙浩天继续打趣道:「既然这样,那你刚才为什么叫人看看能不能换其它女儿做什么?」。

「唉呀,龙先生你这是误会我的苦心了,我这是为那小夥子好呀,其它女儿的话有我在里面帮衬可以让他少费很多力气,可……可就这个养女我帮衬的效果就会微忽其微,这要完全靠这小子才行,说老实话不是我看不起他,他要追到我那养女他后面的苦头有得吃了,别的不说光说修为这第一关他就通不过了,不相信你问那小夥子,他是不是和我那养女比试过,而且还输了,不然不会只知道一个名字,我那养女我可了解,她说过她挑丈夫她自己挑选,叫我别掺合,只有对的上眼的人她才会告诉那男人名字,然后过段时间要是她觉的那男人不错就会进入下一关比试修为,要是相差太多,那你就永远只知道一个名字,她也不会赶你走,不过那男人也别想追到她就是,因为根本通不过她要求的标准」,燕北关苦口婆心的解释着。

官定龙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呀,我说怎么那么奇怪,刚开始她告诉我名字,然后过段时间,她就突然说要试一下我的修为,结果我输了,她没说什么话,而我也继续缠着她,只要她出来我就一直跟着,然后又过段时间,她又说再试一次我的修为,结果……我还是输了,她摇摇头没有说话,后来就没看她再出来了,估计是躲着我,所以……我只有在燕家附近徘徊看看她还会不会出来」。

龙浩天摀着嘴偷笑,感情这若欣的弟弟还是个革命烈士兼后知后觉,连被女人三振二次都不知道,还要别人告诉他才知道,看来这燕北关说的还真没有错,这若欣的弟弟官定龙要是还要追那冰块女,那后面不知道还会吃多少苦头。

「浩天哥哥,你还真没良心,定龙是我弟弟你还取笑他」,若欣娇嗔的说道。

龙浩天摆摆手说道:「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我们先一起和燕族长去燕家再说,顺便看能不能碰到族长那位养女,咱们先看看人再说,到时大家再合谋合谋一下,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嘛,燕族长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对极了,大夥先到我燕家再说,到时大家再一起琢磨琢磨,总有办法可想的」,燕北关回应道。

就这样燕家众亲卫开道领路,龙浩天和燕北关,官清兰等人在后面跟随,大家都朝着燕家方向出发,一路上燕北关和大夥述说他走南闯北所碰到的奇闻异事,怪山罕景,当然包括他捡到养女的地方,雪流国。

雪流国是幻云大陆禁地之一,它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指它的范围涵盖有一个国家的领士大小,它位於幻云大陆最边缘的位置,常年雪花如不枯竭的流水,日夜一直由空中不停落下,没有一日停歇过,因此才有雪流国之称,境内尽是一片白茫茫,冰冷刺骨,人迹罕见,所见到的人绝大部份几乎是来此做试炼的修行者,一般寻常平民百姓是不会来此处所,里头魔兽横行,越是入内其魔兽越是凶猛异常强大。

雪流国之中的魔兽其外观尽是雪白颜色,佔尽地利,修行试炼者欲发现埋伏偷袭的魔兽其困难度更加增多不少,因此,不少修行者因为这种原因而在此处殒落丧命,当年燕北关随其一名祖辈同来,来此目的也是为磨练燕北关的实战能力,燕若情也是在归途之中被二人所发现,心生侧隐,因而将她带回燕家抚养。

菊家家族宅院,此时门庭若市,人声喧嚣吵杂不断,许多先前观战的人都前来拉拢菊家,当时龙浩天与白家众强争斗都被众人看在眼里,这突然出现的强者被众人发现和菊家儿女有所关连,因此这些人都是前来拜访套乎交情。

「吕家二少爷,携城北一处宅院房契,前来求见拜访族长」。

「清雅佣兵团,携四级魔核五十颗,前来求见拜访族长」。

「鲁家族长,携中级魔法道具一只,前来求见拜访族长。

「少家族长、少主携空间戒指一只,前来求见拜诈族长。。

菊家守门家仆一一大声唱名所有前来菊家拜访的代表势力,这种景象是菊家之前所没有的情况,甚至连少家,鲁家在齐格瓦城的大家族也在唱名之列,一时之间菊家家众人倍有面子,都以为菊家昌盛之日终於来到了,庭院空地被各种贺礼所佔聚,众人群都快没有立足之地,足以可见前来拜访的人有多少。

「菊大夫人,菊二夫人,请问你们菊族长什么时候回来呀,大夥都等了很久了」。

「是呀,大夫人、二夫人,不会是有了好女婿就忘了我们先前的交情吧」。

「唉,大家别为难菊族长的大夫人各二夫了,说不定菊族长正和他女婿续续旧,我们耐心点等一下吧」。。

等待的众人时不时的询问前来招待的菊家大夫人和二夫人,弄得二位夫人既是欢喜又是焦头烂额的。

欢喜的是那么多人恭敬的尊称二位夫人,这是她们二人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待遇与尊荣,加上各种珍贵贺礼的赠送,使得她们笑的合不拢嘴。

焦头烂额的是因为她们的丈夫怎么还没有回来,她们都快应付不了,这个重要的时刻做族长的怎么能消失不见客。

菊大夫人这时代表出声说道:「各位,请大家稍安勿燥,我已经派家仆出去尽快的将我丈夫请回到家族,相信这时间不会很久的,请众人见谅,桌上的香茗、小菜供大家尽情享用藉以打发等待的空闲时间,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出现在众人眼前」。

听到菊大夫人的话,众人也不再争吵耐心的在此地等待菊家族长的回归,谁叫菊家现在有了好女婿,而且还是比白家实力还强大的仙级强者,此一时彼一时,你不等,别人可还是会等的,大家都是针对仙级强者而来。

众人群会有这种误会完全是因为龙浩天之前在半空所说的话,当初龙浩天在药师公会出来后,所买的几套衣物全部是丫环所穿的衣服,他是地球穿越而来的,那分的清那种是千金贵族穿的,那种是丫环女仆所穿,他只想买几套漂亮的衣服给萍儿换上,谁知道只是自己所买的那几套衣服恰巧是贵族丫环、女仆所穿的衣物,因此在他喊出偷袭我妻子的话来,所有听到的人都以为是菊家千金,菊若欣,那里会想到正主妻子是穿着丫环衣服的。

菊家附近的一条巷子之中,一名菊家家仆终於找到菊家族长,於是上前道:「族长,快。。

快点。。

回宅院,有很多人在。。。

在等你,连鲁。。

鲁家,少。。

少家二大家族在菊家宅院,等。。

等族长回来,大夫人和二夫。。

夫人,快撑不住了,希望族长能快点」。

家仆因为急着寻找菊家族长菊定天,各大巷子都快被跑遍了,所以说话此时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

「找我,为什么找我?」,菊定天疑惑的问道。

家仆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尽量的不再喘嘘嘘,然后才客气的回应道:「是这样的,族长,他们前来拜见你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的是想透过族长,看能不能引见引见那位仙级实力的菊家女婿」。

「女婿?」,听到这话,菊家天也明白过来了,感情大家以为龙浩天是他菊家女婿,他何偿不希望也有这个女婿,问题是,三夫人等三人都被他给逐出门户了,那来的女婿,想到这他就头很痛。

原本还期望来个父凭女贵,这样自己和菊家就可以鹹鱼翻身,谁知道被自己的狗眼和臭嘴给破坏了,反而让燕家捡了个便宜。

想到这,菊定天真想抽几下自己的嘴巴,自己那时为什么会说逐出门户这种话来,自己那时为什么没有看清燕家的想法,这天大的机会就这样给自己白白错过了,叹了口气,这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那些现在在宅院的人群还是要处理一下,总不能隐而不报,这样菊家死的更快,菊定天自怨自怜的走回自己宅院。

就在众人等不住菊家族长的时候,菊定天终於现身宅院之中,在众人还没开口恭喜时,菊定天抢着说道:「各位,感谢大家好意,请大家将各自的贺礼带回去,三夫人和其儿女已经被我逐出菊家门户,今后两不相干」。

这句话让大家傻眼呆住了,女儿能嫁仙级强者是好事呀,怎么反而将她们逐出菊家,这菊族长脑子烧坏了吗?第二十四章春儿少家族长少东升出言道:「菊族长,你这是和大夥在开玩笑吗?你不像做这种傻事的人呀!」。

菊定天叹口气说道:「我没有欺骗大家的意思,当时那位和白家争斗的仙级强者,我以为只是圣级强者没有办法和白家抗横,恰巧燕家族长带着众亲卫来到我们身旁,我以为燕家是想先下手为强拿下我菊家众人交由白家发落做个人情,我心一慌便赶紧撇清和我三夫人的关系,并表示我已将三夫人母女等三人逐出菊家门户,等事情过后我菊家自会将甚三人拿下交给白家」。

菊定天接着道:「谁知。。

,唉,燕家不是前来捉拿我菊家众人的,反而是来套乎交情,我那时一说逐出门户之事,燕家反而鼓励支持我那三夫人自行独立门户,并转赠豪华宅院一座供其使用,事情经过大钢就是如此」。

少家族长少东升摇摇头对着菊定天说:「菊定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扰你的,这贺礼,即然我少家已经送出,就没有收回之说,就当给你的安慰好了」。

说着少东升就领着少家众亲卫转身离去,估计是回少家宅院再做打算,在他想法里,想必原菊家的三夫人此时已经被燕家接回府院,看来只有过几日再去拜访这原菊家三夫人。

菊家宅院原来热闹非凡,随着少家众人离去,转眼人去楼空,人走茶凉,绝大部份的贺礼也被众人带回,菊定天抓抓头无可奈何的坐在一张客倚上,样子显得有些憔悴,一干家仆看着情形不对都偷偷摸摸的退下,以免殃及无辜。

菊大夫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事情怎么会变的如此?」。

在她原来的想法,反正只是嫁女儿而已,自己女儿的姿色也不差,反正又还没过门,到时将女儿往那位仙级强者怀里一送,她也可以凭女而贵成为这位仙级强者的岳母,这下好了,自己的幻想破灭了,连人都见不到又怎么将女儿送出去「。

「唉,别提了,都下去休息不要来烦我」,菊定天不耐烦的摆摆手叫二位夫人退走。

齐格瓦城城东龙氏宅院里。。。。。。。。。。。。。。。。。

「户易官,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真的没有破身,是工作撞击到引起的,不相信你可以问胖妈?她知道的」,一位俏丽清纯的丫环落着泪在哭泣诉说。

胖妈是原管理龙氏宅院所有女仆丫环的领头人,身材粗壮的老妈子。

胖妈道:「喔,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户易官,我不知道有她说的这事情」。

胖妈推的一乾二净,在她想来既然户易官说要留给这未来主人女仆必须是处身,她犯不着为这个丫环做担保,以免影响到自己的地位,她要好好的巴结这未来的主人,自己的饭碗最重要,别人的死活关她什么事。

「胖妈,你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那天是你要我做危险的工作,所以才失足跌落让我失去处身的,你现在说没这回事,这样我就会被踢出龙氏宅院,你让我一个弱女子在外面怎么生存」,俏丽清纯的丫环质问着胖妈说道。

「好了,别和我说有的没有的,我不管什么理由,我只论结果,来呀,来个人把她拉出去这处宅院」,户易官招手就来个户易所里的一个助手上前拉着这女人想要将这丫环拉离龙氏院。

不是户易官冷血无情,这是一个传统,所有交易的房子在转交给下一个未来主人时,里头的年轻丫环女仆都需要保存完整的原身,要是破了身就必须要请出宅院,当然管家或领头不在此列,不然刚那位胖妈也会在名单之中,过程中是会有哭哭啼啼的场面,这个坏人就是由户易所的人来扮演,若是龙浩天先前给的金币打赏少了说不定他会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看见,要知道宅院登记在册里头有多人下人都会记录在中,这些破身的女人被赶出之后,他自己还要从奴隶所买回人头补足一个人数都少不得,先前四个女仆确实和前主人有染,所以在户易官来时就自己主动离开没有什么问题,就只剩下面前这位女丫环在做最后挣扎。

「春儿,夏儿,你们几个还有在吗?萍儿来看你们了」,萍儿兴奋高兴的声音由龙氏宅院外头传了进来。

户易官和户易所众人以及龙氏在场的众家奴就看到一位娇小身材衣穿贵族丫环服饰的女人急忽忽的跑了进来。

来的人当然就是萍儿,身后还有二个人紧跟着在后头,深怕萍儿她受到什么伤害,这二个人,一个就是隆极特,另一位当然就是燕家族长所派的亲卫。

「站住,你是那位,户易官在这里办事,你跑进来做什么,要知道户易官现在正在处理公务」,一位户易所的公务人员上前说道。

「萍儿,你怎么来这了」,说话的正是要被拉走赶出的女人。

「啊,春儿,你怎么了,你看你衣服都被拉破了,还有你,你拉着春儿姐姐要去那,你快放手,快放手,听到了没有」,萍儿拉开那抓着春儿的人,连忙将她衣服整理好,此时春儿衣服都有些被扯开,胸前的饱满都已经半裸露状态,一边肚兜带都被拉断。

春儿还没开口回答,那胖妈抢先说道:「好哇,又是你,你怎么进来了,以前就看你常鬼鬼祟崇的来拿饭菜,怎么。。。

今天那么大胆敢明目张胆的进来了,我知道春儿以前常常偷偷摸摸的拿饭菜给你,你当我不知道吗?现在春儿要被赶走了,以后没人会帮你的,另外三个和你要好的人我也会严加看管,要知道这宅院就要换新主人了,哟。。。

看你换贵族丫环衣服了,日子变好了不用再要饭菜了呀,不过这里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快点离开吧」。

胖妈的表情说有多傲慢就有多傲慢,虽然有看到萍儿身边还有二人跟随,不过她想户易官在这萍儿她们也不敢胡来。

有人辱骂主人少爷的夫人隆极特当然看不过去,尤其这宅院还是龙浩天所购置的,看这样子那位春儿和自己的大夫人感情很是要好,萍儿年记小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可不同,於是走向户易官说道:「户易官,这怎么回事?那位胖女人又是谁?」。

户易官眼力和记性相当的好,不像那助手不记得隆极特,他可记得隆极特是那位出手大方的家仆,所以很客气的回答:「是这样的,先前我向你家少爷打包票说女仆丫环只会保留处身的,那个叫春儿的说是工作撞击而失去处身,可这是交接传统你是知道明白,所以我只有赶她出门,至於。。

那胖女人是这众女仆丫环的领头」。

「原来是这样子呀」,隆极特点点头表示明白,不过他心想:「既然不是和人染那就没什么关系,而这春儿又和大夫人要好,留下来应该少爷不会怪罪的」。

想清楚后隆极特就知道怎么处理,接着道:「户易官,这春儿就让她留下来吧,而那胖女人。。。

就请户易官把她赶出龙氏宅院」。

「这。。。

这样处理好吗?」,户易官迟疑问道。

隆极特当然知道户易官迟疑什么,还不是钱的问题,赶个丫环出去只要去奴隶所花50到100金币就可买个丫环回来,而赶个类似管家的女领头,这在奴隶所的价钱就不是这样,所以户易官才有这种迟疑的表情,不过他明白要是龙浩天知道胖女人冒犯大夫人,龙浩天也不会再留下那胖女人。

隆极特笑着回答说:「户易官,我们不用打哈哈,那春儿就让她留下,而那胖女人赶出去不用你再花钱买一个回来补数,放心这事完全可以做的了主,那位就是少爷的夫人,夫人将少爷给你那块传讯石拿出来给户易官瞧瞧」。

萍儿听到隆极特说的话,立刻将龙浩天给的传讯石交到户易官手里,户易官知道龙浩天的身手,要是他不愿意不会这传讯石会在这个没有任何修为的萍儿身上,加上隆极特的証明,所以萍儿的身份是无可异议,这买主的女人要留谁赶谁,这是别人的事,户易官当然不会反对,而且又不会花自己的钱,何乐而不为。

「来呀,先前那位春儿就不用管了,将这胖女人赶出龙氏宅院,这里用不到她了」,户易官对身旁的助手说道。

这下精采了,原本要赶出去的人变成留下来的人,不该出去的人却要被赶出去了,更没想到以前做丫环的萍儿竟然会变身为这龙氏宅院未来主人的女人,在场的众龙氏家仆丫环大部份还是龙家的旧仆,有很多人还是认识萍儿的,想不到几年没见身份换了,有几个当年和萍儿交情不错或有一点点交情的人都主动上来拉近感情,有女主人罩着那以后的日子就会过的不错,至少不会被人无故刻薄。

胖妈虽然后悔了,并且下跪求萍儿,不过萍儿没有理她,可能这胖妈以前没少欺负萍儿,所以心善的萍儿扭过头去装作没有看见,自己和以前的姐妹继续聊天问候过的好不好。

「夫人,既然都处理好了,这交接我想夫人也可以代为办理,这样夫人就可以马上入住,夫人你认为如何?」,户易官一旁建议着。

萍儿微皱眉怯懦着说:「可是我没做过这事也,我也不知道怎么弄」。

户易官笑着答道:「夫人,不用紧张很简单,只要在这房契、地契上将手按在上面,自然会在上面形成魔法印记,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样我也可以早点交接回去户易所,不用再另行找你丈夫来这一趟」。

「喔,这样呀,好吧,就在上面按上手印就可以了吗?」萍儿先在房契按下手指问道。

户易官说:「对,就是这样,这还有一张地契,再麻烦夫人一次」。

萍儿再一次按上手印在地契上面,所有手续完成后,户易官将一份正本文件交至萍儿手中,自己保留一份副本在手中做佐证。

隆极特看这里所有的事已经完成了,夫人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於是向萍儿告客气说:「大夫人,我该去药师公会一趟把二夫人和三夫人接出来,少爷刚有交待要去办这件事,少爷说这事大夫人已经知情,所以隆极特请示离开一下去接二夫人和三夫人来这里「。

众龙氏家仆、丫环女婢,听见隆极特所说的话,嘴张的大大的,刚开始他们以为萍儿只是做小妾,谁知道是做正室妻子。

在幻云大陆,做家仆丫环在对夫人说话时如果语句中没有提到其它夫人的话,就可以直接称呼夫人,反之,要是有提到其它夫人,就必须要将抬头说出来,因此,当听到隆极特称萍儿为大夫人时众人才有这样吃惊的表情在脸上。

第二十五章香艳八卦待隆极特离去之后,户易官和燕家亲卫也觉的这里没有他们的事后,相继向萍儿告辞离去,所有闲杂人都不在这里,顿时龙氏宅院热闹了起来,立刻围着萍儿叽叽喳喳起来。

「萍儿,你命真好现在做大夫人了,以后可要照顾姐姐我喔,我以后的日子可以靠你了,要不是你刚好赶来,说不定姐姐就被人赶出龙家大院了」,春儿握着萍儿的手感谢的说道。

「是呀,以后我们就不能直接叫萍儿了,要尊称为大夫人了」,夏儿打趣的说着。

「对呀,秋儿在这里先向大夫人请安,希望大夫人以后不要责罚秋儿我哦」,秋儿笑嬉嬉的故意向萍儿行个礼仪。

「呵呵,秋儿那么快就开始讨好大夫人了呀,那不是我也要赶快行个礼,不然会被大夫人赶出龙氏宅院了」,说着冬儿也学着笑笑行了一礼。

春儿,夏儿,秋儿,冬儿,这四个人是以前龙氏宅院和萍儿最要好的,就算萍儿离开宅院还落难在齐和瓦城乞食为生时,她们四个还是会偷偷地拿府中的饭菜给萍儿,只是那时有胖妈时常盯着,并不能时常成功的拿到饭菜,有时还会连累这四人被处罚。

「唉呀,你们四个人和我那么要好也来取笑人家,这不是来消遣我吗」,萍儿脸红的回应她们四个人。

萍儿神秘的接着道:「其实,我老公也就是丈夫,你们四个人也认识喔,包括这里大部份人也是」。

「喔,是谁?是谁?快说」,冬儿是这四个人中最八卦的人,立即回出大家心里所想的。

看大家的胃口都被钓足之后,萍儿才开始说道:「呵呵,这个人就是少爷呀,少爷的病已经好了,而且少爷比以前还要利害了喔」。

「真的吗?龙少爷的病真的好了?」「嗯,少爷病真的好了」,萍儿点着头给一个肯定的答覆。

听到萍儿确切的答案,大家都非常的高兴,老爷唯一儿子的情况大家都明白,过世的老爷没有为这件事少愁过,几乎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奈何都没有什么见效。

「唉,要是老爷在世知道少爷已经病好了,不知道会有多么的高兴」,夏儿心情有点落寞的说道。

春儿岁数最大安慰道:「夏儿别难过了,少爷现在能够完全的康复,我想应该是老爷冥冥之中的保佑」。

「好了,好了,少爷现在好了应该都要笑着脸,怎么都多愁善感起来了,以后只要我们好好的服侍少爷这就是对老爷最好的报答」,萍儿看着大家有点哀愁郁闷好言的劝说着大家。

萍儿再次说道:「为庆祝少爷回来,也就是我老公,各位每个月的工资从这个月开始每个人都多加五个金币」。

「谢谢萍儿」「谢谢大夫人」「万岁,谢谢夫人」。

听到这消息的龙氏家仆心里都非常的激动,五个金币呀,不是五个铜钱,这加的工资更是非常的多。

萍儿虚按双手示意大家都停下讨论的声音说道:「田伯?田伯有在吗?」一个身着蓝衣家仆衣服的老者越过众奴仆出来:「大夫人,老奴在此,大夫人有何吩咐?望大夫人不要称老奴为田伯这是拆煞老奴」。

「田伯,你以前就是跟着老爷,为老爷所选的老管家,对宅院所有家仆奴隶不分男女都是公平对待,所有奴仆都很信服,尤其你对新进的奴仆还会稍加的宽容,我刚开始在宅院服侍少爷时不时的会出错,都是你的宽容,这要是换成其它地方说不定萍儿早就被家法活活的打死了,所以萍儿尊称你一声田伯没有错」,萍儿感念过去田伯的照应客气的回应。

萍儿接着问道:「田伯,你现在还在做管家吗?身子还硬郎吗?」。

田伯还没开口,春儿便先插嘴说:「田伯已经很久没做管家了,自从老爷去世之后换了新主人,田伯就被换了下来,女仆丫环的领头就是先前的胖女人,男仆家奴的领头就是再之前被户易官赶出去的四个女人之一,那是被前宅院主人的亲戚安排进来的,二人分管一头,总管家已经很久没有设立了,田伯也是变成普通家奴,幸好身子还算硬郎不然田伯那挺的到现在」。

听着春儿的解说,萍儿知道这位田伯吃了不少苦头,便说道:「那好,田伯你从现在开始还是做我们龙家的总管家,以后宅院的事还是你来安排,工资比以前老爷在世时还多加二十个金币,我这里有二千金币就交给田伯你来保管,等会先发给大家刚才答应补追加的五个金币给众人,然后再安排人去外头买些好东西预备给少爷接风,至於……刚走出去的隆极特那是少爷亲选的跟从就不要管他了,少爷自会交待他办事情,当然,工资还是由田伯这发放,春儿,夏儿,秋儿,冬儿四个姐姐就跟在我身边服侍」。

说着,萍儿就从储物戒指取出二千金币交到田伯手中,田伯收到二千金币后又开口说道:「老奴听从大夫人的安排,不过大夫人以后还是不要称老奴为田伯,这是於礼不合,虽然以前夫人是丫环出身,不过那毕竟是以前的事」。

萍儿傻眼了,她知道田伯的脾气很是固执,对礼节更是注重和他讲道理那是没有用的,於是就开口说:「那好,你都说我是大夫人了,我说称你为田伯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田伯这下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好叹口气说:「那老奴就尊从大夫人的意思」。

事情都安排妥当,田伯都招呼大家都下去各司其职,自己带领几个人去外头买些东西准备迎接少爷的回归,只有春儿等四人在原地留下来跟随服侍萍儿。

萍儿叫春儿四人带领到大夫人的房里休息,进房门的时候萍儿还另外叫一名奴婢守在房门外头,嘱咐不许人进来打扰,也不许人靠近。

「大夫人,你要说话就直说就好了,干嘛还叫个人守在外头」,秋儿好奇的问。

「秋儿,你傻呀,一定大夫人有事和我们四个人说,又不希望有人听到,虽然在宅院没有人会偷听,不过还是小心的好」,冬儿反驳的说道。

萍儿听到秋儿和冬儿都改口称她为大夫人,笑骂道:「我说二位姐姐,我们以前那么好的交情,以后私底下就别叫我大夫人来着听了怪彆扭的,四位姐姐还是叫我萍儿还是比较贴切一点,有外人在场时你们才叫我大夫人,而我公开场合才叫你们的名字,私底下还是加个姐姐在后头」。

春儿年纪最长,心比较仔细,直接说道:「萍儿,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们说,还搞的那么隐秘小心,不会和少爷有关吧」。

萍儿笑嬉嬉说道:「还是春儿姐姐最聪明,这是还真和我老公有关,不过不是坏事情,反而对各位姐姐是好事喔」。

「有什么好事会临到我们头上,萍儿你就不要消遣我们了」夏儿扁着嘴说着,她想不到有什么好事情会在她们身上。

萍儿不答反问:「四位姐姐,你们有没有心上人呀,要老实的交待喔」。

春儿苦笑道:「我说萍儿呀,你又在打趣我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四人都是平凡的女人,那有什么人会看上我们,那有男人会看上我们来着」。

「是呀,那有人会瞧的上我们姐妺四人,出了这龙氏宅院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喔,那敢想有人会喜欢我们,不要沦落红尘变男人的玩物就不错了」,冬儿在一旁附和说道。

萍儿不服气的说道:「谁说没有人会看上平凡的女人,我老公不就立我为正室妻子,我老公连白家都打的他们服服贴贴,这实力又有几个能做的到,而且白家还答应我老公要全族搬出这齐格瓦城,你说我老公利害不利害」。

春儿反应最快,这想法可吓坏了她,她迟疑道:「萍儿,你不会要我们四人也嫁给你老公吧」。

听到春儿说的话,夏儿,秋儿,冬儿三人也吃惊的张大嘴不知道要说什么。

「怎么?四位姐姐难道不愿意呀,萍儿不是强迫你们,这要看你们自个的意思,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做强迫的事,这强扭的瓜不甜,我只是看各位姐姐年龄也大了,也到了适婚年龄,我这是替姐姐们着想,有个好男人依靠,这不是很好吗?」,萍儿看着她们四人说道。

四人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也看出来,对萍儿的提议也是非常心动,是呀,那个女人不希望有男人依靠,尤其还是像她们这样的平凡女人这种想法更是强烈。

春儿此时微皱眉开口道:「就算我们四人同意,那你老公那边同意吗?还有……就算你老公同意了,夏儿,秋儿,冬儿三人没有问题,可是我有问题呀,你也知道因为工作原故我失去处身的証明,这样你老公接受吗?你知道这是对男人一种纯洁的象徵」。

萍儿拍胸着保証说:「姐姐你们四人同意就好了,这样我们以后可就真的像一家人一样了,少爷不像生病以前那样冷冰冰的,现在性情可好了,据我观察少爷现在可喜欢女人,只要你们同意加上我的牵线相信没有问题,至於……春儿姐,你的问题我会和老公说一下,我想老公最主要是要求女人对他忠贞的心,而且性情不坏没有那贵族千金的坏脾气,这些四位姐姐都符合要求,老公没有理由不接受,最后再告诉春儿姐一个秘密,少爷的二夫人是生过二个女儿的女人,老公都要她了,难道会不接受春儿姐姐吗?」八卦,又一个香艳八卦,要是龙浩天在场他一定会敲着萍儿的小脑瓜,教训萍儿为什么又在暴露他的花边八卦,他向萍儿坦白是对她的诚信,如今却被她拿来替他招小妾的理由,而且是预谋型的一次招四个,只为了要和四个姐姐感情更亲蜜,想都不想的把他这做老公的给出卖出去。

萍儿笑笑的接着道:「我猜想,老公晚上一定会来找我,各位姐姐一定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喔,到时我施个小小手段,这样姐姐们想有男人依靠的心愿不就可以梦想成真」。

在燕家家族大厅,官清兰和儿女等三人加上龙浩天都在这里和燕家族长聊天一起等着那所谓养女的到来。

「哈啾」,龙浩天突然打个喷涕,自己揉着鼻子,嘴里在嘀咕说:「奇怪,怎么会这样,是有人在想我,还是有人在想害我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金币+1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